2019-02-20
拒婚的男人:为何他要挣够1000万再结婚

  口述者:刘飞

  出生:1978年

  年龄:28岁

  职业:经理

  籍贯:沈阳人

  独生子女证:已领

  认识刘飞是源于我在沈阳所做的一场亲子教育报告会。那次报告会大概有6000人左右,是至今为止家长最多的一次亲子教育报告,而组织者就是刘飞,因为,他所开办的培训公司承办那次由妇联组织的活动。

  像所有的东北小伙子一样,刘飞长得高高大大,结结实实,很有一种粗犷的风度,而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专业的他,搞起活动来居然一丝不苟,滴水不漏,让大家都很满意,可见这小伙子也绝不是等闲之辈。

  熟了以后我们经常聊家常,有一次吃饭他还把父母一起请上,东北人爱热闹,爱唠嗑,我还真领教了。

  刘飞的父母一看就是特普通的人,一唠才知道夫妻俩都已下岗多年,靠在市场摆了个菜摊勉强有一些收入供儿子把大学读完。

  “现在好了,儿子成材了,自己开公司挣钱了,你们老俩口就不用再这么辛苦了。”

  听完刘飞家的情况,我宽慰着刘飞的父母。

  “嗨,儿子挣钱跟我们没关系,我们到现在天不亮就得爬起来去批发市场批菜,然后,再赶到20里外的市场去卖,这样一个月下来也能挣个千把块,够我们生活的了。”

  刘飞的父亲一看就是个特实在的人,刘飞的妈妈趁儿子出去接电话的空儿,悄悄对我说:“不瞒你说,于老师,俺这儿子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每个月挣多少钱,从来不告诉我们,问他也不说,一问他,他就不高兴,说你们缺钱呵,缺钱我可以给你们点儿。

  时间一长,我们也不问了,反正,我们挣的也够花的了,除了每个月吃饭的钱,余下的我们都给他存着呢,将来得给他娶媳妇儿用呵,可我们看他都28岁了,还一点儿也不着急,女朋友都谈好几个了,可他就是不想结婚,为这事可把我们俩口子给操心坏了。于老师,你能不能帮我们劝劝他,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怎么到了这孩子这儿就行不通了呢?”

  又是一个“拒婚”的男人,又是一对为此而焦虑的父母,对于独生子女家庭来说,“一人不婚,全家着急”的局面看来不是个偶然的现象。

  带着刘飞父母的嘱托,我跟刘飞有了一番交流,做了几年培训公司的刘飞显然口才很好,说起自己的婚恋问题滔滔不绝:

  我虽然也是70后,但我绝不是“恐婚”,我只是想晚婚,也许你会说,我已经28岁了,这已经是晚婚的年纪了,但我的打算是40岁以前绝不能结婚,我的个人资产达不到1000万也绝不可以考虑结婚的问题。

  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社会,人离了钱寸步难行,我没有好的家庭背景,也没有有权有势的父母,我只有靠我自己的奋斗才能改变这种普通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