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4
在NASA当一名工程师是怎样的体验?

无论是用望远镜观察星空还是送探测器前往遥远的行星,宇宙探索都是一份集众人之力完成的事业:成千上万的人精诚合作,在这看似不可能的工程中解决数不清的问题。

 

在NASA当一名工程师是怎样的体验?

鉴于航空事业的复杂程度,“NASA工程师”的头衔也当然意味着繁杂的事务和责任。我们有幸采访到了Edward Gonzales,他是NASA位于加州帕萨迪纳市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的一名电磁兼容工程师。Edward与我们聊了他的人生经历、他的w66利来国际工作已经他如何开始在NASA的工作的。

 

向我们介绍一下你现在的职位以及你在NASA工作多久了。

 

我叫Edward Gonzales,我是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的一名电磁兼容工程师。我在这里工作了一年不到,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已经有机会亲自参与了许多激动人心的项目:将被应用在哈勃空间望远镜继任者詹姆士·韦伯太空望远镜(the 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上的电路、火星2020探测器(Mars 2020 rover)上的设备、形状像飞碟的低密度超音速减速器以及像Grace Follow-On和SWOT这样的地球天文台。

 

作为一名电磁兼容工程师,我的工作是确保航天器上的所有电路不会彼此干扰。电磁兼容的现象在日常生活中就可以看到,比如说你开启榨汁机的时候电灯会稍微暗一下、你在接到电话时手机扬声器发出嗡嗡声。在航天器上,这种干扰会紊乱航天器运行及其收集的科学数据,最糟糕的情况是终止探索任务!我的任务是通过分析电磁环境(人工测量或电脑模拟)尽可能减少干扰影响、记录某个特定环境下航天器的需求、确保航天器和配件的设计符合需求、最终确保整个项目顺利运行。

 

你为什么会从事这份工作?

 

实际上直到我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我都没有任何学习工程学的想法,那时我对学习工程学只有不情愿。我在高中时玩吉他,所以我很想进大学学习音乐录音。但在我脑海中有个小小的声音告诉我,在大学毕业我需要有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我听说许多音乐工程师其实是电子工程师,所以我选择了电子工程,想着可以辅修音乐录音。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开始爱上了将我们的思想和一个可以量化的现实连接在一起的数学和物理。音乐录音成为了一种爱好,我最后选择了辅修哲学。

 

我大学毕业后,之前几个暑假里实习过的半导体公司给了我份全职工作,我成为了他们的可靠性工程师。因为我的学历和半导体物理部分相关,在开始的几年里这份工作给我提供了个非常宝贵的学习机会。在那里的三年半时间里,我在设计测验、撰写要求、运营项目、运营团队和制定预算上积累了很多经验。

 

后来我希望在企业外尝试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对我来说,宇宙探索是人类野心最美丽的表达方式之一。我记得当我在2012年观看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好奇号火星车登陆火星的视频时我的双眼有些湿润,所以当我开始找工作时喷气推进实验室第一个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在大学里我上了很多电磁学的课,我觉得电磁相容工程师的工作和我很契合。当我申请这份工作的时候我并没有知道很多这份工作的细节,但它听起来很酷。

 

你是怎样得到这份工作的?为此你需要什么特殊学历和经验吗?

 

通过官方网站申请工作录取的几率通常很低,但我就是这样得到这份工作的。我在NASA的官网上发现了电磁相容工程师的招聘信息,在喷气推进实验室的招聘网页上申请了。我后来发现我的简历之所以脱颖而出一部分是因为我之前的工作经历,但更多是因为我在大学里上过的课程。

 

我在南加州大学拿到电子工程的本科与硕士学位,那是个5年的本硕连读项目。在喷气推进实验室,本科学历是工程师的职位的最低要求,不过我觉得最好有个硕士学位。对于一些特殊的岗位,博士学位则是必须的(特别是那种科研岗位)。就我的情况来说,我感觉本科学历帮我确认了在硕士阶段我真正想学的东西是什么,而硕士学历为我的工作生涯做好准备。

 

尽管有些人几乎是充满自豪地说他们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在工作中没用,对我来说情况恰恰相反。从简单的几何学到傅里叶变换,我已经想不起来有多少次我回头翻自己的课程笔记了。几十年的校园生活和学费能够“物尽其用”让人非常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