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9
“不娶闺蜜协议”失约,火烧婚房几多悲怨

  刚刚步入婚姻不久的高档白领陈芳香,偶尔的时机发现老公越轨了,而那个可耻的第三者竟是她情同姐妹的闺蜜王茜茜。面临老公和闺蜜一同变节,灰心丧气的她自动提出与老公免除婚姻,但条件是写下“再婚不娶王茜茜”的确保协议,想以此拯救体面。

  但是,这样的协议能收到成效吗?两个月后,签下这份协议的前夫竟与闺蜜声势浩大地安排起了婚事。面子尽失的陈芳香再也无法忍受他们一次次揭露的寻衅和凌辱,总算在他们行将成婚的前夕,拎着汽油,悄然潜入贴满了喜字的婚房……


  美好就在眼前?急嫁女侵略闺蜜婚姻

  河南省义马市一家大酒店,新郎刘宇与新娘陈芳香在世人的见证下,互相厚意表达着要相爱终身。当他们端着酒杯走到一位漂亮女孩面前时,陈芳香特意给刘宇介绍道:“这是我最好的闺蜜王茜茜,今后要对她好点。”说完一同碰杯。王茜茜看着他们的背影,流露出几分丢失……

  陈芳香与小她一岁的王茜茜是从高中到大学的同班同学。读书期间两人寸步不离,情同姐妹。两人从河南农业大学毕业后,相约回到老家义马市打拼。王茜茜进入了市区一家涉外企业从事出售作业,陈芳香则在当地一家化工公司当业务员。特性自立的她们还约好先干好作业再爱情,所以这些年婉拒了不少优异的寻求者。

  陈芳香和王茜茜先后升为客户经理,跻身义马市白领阶层。在家人和亲朋的敦促下,年过三十的她们这才火急地考虑起终身大事。一年后,陈芳香如愿闪恋上了英俊的刘宇。刘宇跟她同龄,是义马市一家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因为单位效益好,他不光购买了一辆本田雅阁轿车,还在城区买下了一套130平米的三居室住宅。两个因忙作业而误了婚姻大事的大龄青年,知道3个月后,就闪婚了。

  陈芳香和刘宇拍拖时,王茜茜曾让她把刘宇带来“过堂受审”,可几回都因刘宇矿上暂时有事践约,直到在婚礼现场,王茜茜才见到刘宇。没想到他如此气宇不凡,王茜茜既仰慕又妒忌。她参照刘宇的“硬件”定下了择偶规范:有车有房是“爱情起步价”,未婚、英俊、年纪相差5岁内方可列入“调查目标”……

  这无形中又将一些寻求者拒之门外。半年曩昔,仍没找到适宜的男友,王茜茜乱了阵脚,屡次三番地托陈芳香帮助介绍男朋友。但是,新婚不久的陈芳香沉醉在甜美的二人世界里,连跟她的往来都稀少起来。

  一次,王茜茜在电话中略带不悦地跟陈芳香开起打趣:“你要是不帮我把正事处理了,我就把你家刘宇抢过来。”陈芳香被逗得哈哈大笑。尔后,她和刘宇共同努力,先后向王茜茜介绍了好几个异性,但王茜茜一个都没看上。陈芳香又主张她到一些婚恋交友网站上寻觅缘分,可王茜茜底子就不信网恋,持续隔三差五地打电话敦促他们介绍。陈芳香渐感头疼,有时爽性不接她的电话。王茜茜气得转拨起了刘宇的电话。谁知,一来二去,她和刘宇的触摸多了起来,而刘宇的老练、洒脱逐渐令她颇生好感。

  陈芳香跟搭档组团去了九寨沟,单独在家的刘宇穷极无聊中,竟拨了王茜茜的电话,说请她吃饭。正孓然一身的王茜茜立马精神焕发地去了。

  刘宇驾车带着王茜茜去市郊旅行山庄吃了农家饭。回来的路上,车内美好的歌曲透过半开的车窗在夜色中悄然飘散。忽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王茜茜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刘宇急速把车窗升起来,停下车,又把外套脱下来,不管王茜茜的推托,硬是披到她身上。

  这个细微而蛮横的细节,让王茜茜的脸倏地红到耳根,心头却盈满了暖意,心思也一阵飘忽。她想到曾跟陈芳香开过的打趣,忽然迸出一个荒诞的想法:“自己何须舍近求远!眼前这个优异的男人不是现成的吗?”

  但是,究竟刘宇是自己好姐妹的老公,岂能明火执仗地去抢?犹疑中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小计谋:先打听下刘宇,假如他坐怀不乱,自己就死了这条心;要是他操纵不住,爽性把他蛊惑过来。

  回到市区后,王茜茜自动约请刘宇去KTV歌唱。几杯红酒下肚,她目光逐渐迷离,终究竟一把抱住刘宇吻起来。刘宇悄悄一愣,随即顺势迎合着……

  那晚,在王茜茜的卧室,两人完全变节了陈芳香。过后,他们内疚不已。可王茜茜已迈出了这一步,哪甘忽然收手?而她更胜陈芳香一筹的表面,也令刘宇骑虎难下。一番纠结,他们仍是将这地下情持续究竟了。

  不知情的陈芳香仍把王茜茜当最好的闺蜜。殊不知,王茜茜与刘宇几番幽会之后,竟开端向刘宇逼婚了。刘宇也信誓旦旦地确保尽快跟陈芳香离婚,但要做得隐秘,不能让陈芳香发现而闹得沸沸扬扬,那样就离不成婚了。但是,纸里包不住火,王茜茜与刘宇的私情仍是被陈芳香发现了,并闹得一发而不可收……

  反目成仇,离婚的条件便是“不娶闺蜜”

  陈芳香在收拾衣柜时,从老公换下的衣服上嗅到了她最了解的安娜苏香水的滋味,这是王茜茜最喜爱的品牌。她悄然留心起老公的行迹,终究将老公堵在了王茜茜的屋内!

  陈芳香没想到,老公刚成婚就越轨,而可耻的“小三”竟是自己情同手足的好姐妹!她气得浑身哆嗦,咆哮一声,将房间掀了个底朝天,然后瘫坐在地,失声痛哭……

  王茜茜和刘宇被陈芳香的剧烈反应和苦楚神态吓呆了,双双跪在陈芳香面前声泪俱下地恳求宽恕。正在气头上的陈芳香无法承受这两层的变节,摔门而去。

  第二天,陈芳香请了长假,一连几天闷在家中以泪洗面。一个是老公,一个是好姐妹,旧日的他们曾让她的日子活色生香,现在,他们却将她抛入苦楚的浩瀚……

  一个星期后,陈芳香总算下定决心对刘宇说:“只需你今后跟王茜茜不相闻问,咱们就还像曾经相同。”刘宇忙允许应着。陈芳香又给王茜茜发去了短信:“我不想咱们两个好姐妹从此绝交,你要是诚心悔过,知道该怎样做。”王茜茜回说:“咱们仍是好姐妹,请给我时刻。”

  陈芳香认为她的宽恕会让这一段尴尬的情事到此为止。可没想到,仅半个月后,王茜茜心里的悔恨就被不甘替代。她悄然用公用电话拨通了刘宇的手机,贪恋她美貌的刘宇冒险赴约。那次分手时,他们约好今后邀约,就用生疏号码给对方发一条定好的暗语……

  但是,他们的私情再次被陈芳香发现了。陈芳香再次将他们堵在了床上。被激怒到极点的她,上前狠命扇了王茜茜一个耳光:“你非要应战我的极限吗?咱俩从此恩断义绝!”骂完了王茜茜,她又将老公骂个狗血淋头。直到骂够了,她才悲伤离去。

  捂着火辣辣的脸,王茜茜眼里也喷出了怒火,愤愤地望着陈芳香离去的背影狠狠道:“陈芳香,已然你撕破脸皮,那我就光明磊落地把刘宇抢过来!”尔后,她明火执仗给刘宇打电话逼婚。之前本没勇气启口的刘宇经王茜茜这么一闹,离婚的话就水到渠成说了出来。

  离婚,特性要强的陈芳香何曾不想,但面临王茜茜的“激烈寻衅”,她愤恨难消:“我要是离了,不正好满足她么?”旧日情同手足的一对闺蜜,从此反目成仇。而刘宇却站到了更有姿色的王茜茜这边,时而与陈芳香暗斗,时而大吵大闹。终究,溃散的陈芳香总算容许协议离婚。可在签订协议时,无法消解夺夫之恨的陈芳香提出了一个特殊要求:在协议中有必要写上“刘宇与陈芳香离婚后,不得与王茜茜成婚”的条款。

  这下难住了刘宇。他焦急地向做律师的同学游友安咨询,游友安告知他:“此协议是没法令效力的。不过,陈芳香强加这一条,阐明她仍迈不过离婚这道坎,你要多安慰她,以免将来践约了,她报复你。”

  刘宇一边被陈芳香闹得烦了,一边也被王茜茜逼得急了,一听没什么法令效力,就定心了,只需陈芳香容许离婚就成。他们签好了协议,来到当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因房子是婚前产业,陈芳香只得到了5万元芳华补偿费,别的便是那份被她称作为荣誉而战的“不娶闺蜜协议”。

  其实,陈芳香也清楚地知道,那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她仅仅想借它给自己一些心思安慰算了。在写下那份协议前,她还固执让刘宇发了毒誓。

  离婚后,陈芳香从刘宇的住宅中搬出来,在单位邻近租了间房。这段“闪亡”的婚姻令她无法放心。她经常拿出那份合同安慰自己,可脚步总不听使唤地迈到前夫地点的小区,远远地向那幢了解的高楼望几眼,期望能看到他的身影……

  陈芳香调休,近午时分,她再次来到那个小区,发现刘宇正在指挥几个民工往家里搬迁具。过了一瞬间,陈芳香又吃惊地看到了王茜茜的身影——刚从外面回来的她,怀中居然抱着装帧好的婚纱照!

  “看来他们是要成婚了!”陈芳香心中登时醋意翻滚。她大步冲到刘宇面前,八面威风地质问他:“你跟我签了协议,为啥还要跟这个贱人成婚?”

  当众被骂的刘宇毫不客气地说:“你跟我签的那个协议底子不受法令保护。我现在想跟谁成婚就跟谁成婚!”王茜茜也在一旁回击:“咱们想结就结,关你屁事!”

  陈芳香被噎得无话可说,气得朝面前的家具一通乱踹。王茜茜见状,忙拿出手机要挟她:“你要再胡搅蛮缠,我就叫保安把你轰出去。”

  当面遭到侮辱的陈芳香百般无奈,只得悻悻离去。气极之下,她决议要对王茜茜和刘宇施行报复。

  愤恨报复烧她婚房,火光中悔过已太迟

  孤孤单单的陈芳香路过一家肯德基餐厅时,许多情侣在温馨用餐。她忽然激动得泪如泉涌:“要不是王茜茜将刘宇抢走,现在咱们也该坐在里边享受西餐。”一想到王茜茜,陈芳香的心就被怒火灼得生痛,枉自己当她是最好的姐妹,可她却给了自己一刀。越想越气的陈芳香决议一定要报复王茜茜,让她知道到自己的差错。想到这儿,陈芳香随即打的来到城区几家化工店购买硫酸,可警觉的店东都没有卖给她。

  因为搬迁时刘宇忽略,没有让陈芳香交出住宅的钥匙,她灵机一动,想到了另一个报复方案:“假如他没有换锁,我就悄然潜入房间,用火将他们烧死。”

  当晚,她到一家杂货店购买了一个5升标准的胶壶,到加油站,买了一壶汽油。

  1月5日清晨6时许,陈芳香将满壶汽油装进一个大号赤色挎包里,打的来到刘宇所住的小区。她熟知刘宇的日子规则,这时候他应该还在熟睡。她小心谨慎地掏出钥匙,悄然一拧,门居然开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看到那曾了解的一器一物,陈芳香顿觉眼眶一热,想起了最初跟刘宇在这儿度过的甜美韶光。睹物思人,想到他的变节,心中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她翻开汽油预备往地上浇时,才发现刘宇的房门虚掩着,她悄然凑曩昔一看,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刘宇和王茜茜都不在家!她将婚纱照扯下来,连同床布、被子和衣柜里的婚服全都堆在客厅,然后浇上汽油,恶狠狠地说:“两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我把你们的东西都烧了,看你们怎样成婚!”她摁着了打火机,火舌刹那吞噬了整个新房……

  火势越来越大,烟雾飘向窗外。陈芳香忽然感到一丝惧怕,赶忙带上房门下了楼,预备脱离。可想想又后怕,她又折回身,碰到一个清洁工,她紧张地指着刘宇的房子说:“你看,那家如同有烟,是不是起火了?”清洁工忙昂首去看,她赶忙趁机溜了。清洁工随即告知了小区保安,保安忙打了119火灾电话。义马市消防人员及时赶来,才熄灭了大火。

  随后,小区保安联系了刘宇,本来他头天就随王茜茜回老家访问未来的岳父母去了。得知家中失火,他们当即赶了回来,并报了警。警方依据现场勘察的蛛丝马迹,确认这是一同人为的纵火案。依据刘宇供给的头绪,陈芳香被确定。随后,躲在朋友家的陈芳香被捕获。她照实告知了纵火的罪过,一同,她也控诉了王茜茜和刘宇的变节。刘宇传闻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义马市人民法院就陈芳香成心纵火一案,作出判定:陈芳香犯成心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宣判后,陈芳香不服,向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就在陈芳香承受二审期间,刘宇心里开端承受巨大的折磨,陈芳香在一审法庭上边哭边讲他和王茜茜对她的损伤,句句在耳。他做梦也没想到,文静的前妻竟会沦为张狂的纵火犯。这时,他才激烈感遭到自己的变节对前妻形成的巨大损伤,也懊悔最初没有听游友安律师的话!不久,他怀着负罪的心,经过律师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对陈芳香予以体谅的书面定见。

  就在这时,陈芳香放火烧刘宇房子一事被闹得沸沸扬扬,而警方屡次到王茜茜单位调查取证,使得搭档们全都知道了王茜茜争夺闺蜜老公引起报复的丑事。一时刻,各种谴责很快传开。王茜茜无颜在单位持续上班,只得辞去职务。她和刘宇成婚的事,天然也停滞了。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确定陈芳香犯纵火罪,但因受害方也有差错在先,并且陈芳香在放火后,还自动告知了楼内的清洁工,使得火灾及时发现并熄灭,然后没有对其它房子形成损害结果;再加上陈芳香的差错行为也取得了被害人的体谅,刘宇还出具了体谅并要求给予从轻处分的恳求书,适用缓刑。所以,法院终究判处陈芳香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这次,陈芳香表明甘心领罪。

  此案终判后,记者在采访三门峡中院法官马海翔时了解到,过后作业尽毁的王茜茜再次向刘宇提出了成婚要求,可房子已被烧的刘宇,只能在外租房栖息,更不敢顶着亲朋的谴责和王茜茜成婚,终究向王茜茜提出了分手。刘宇的前后改变,陈芳香的被判刑,搭档的远离,都让王茜茜变得灰心丧气。这时她意识到,自己侵略老友的婚姻,不只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美好,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两个曾一同打拼的姐妹,一个正承受法令的惩办,一个在经受着品德的赏罚,她们的大好出息,都在她们的一念之下尽数毁去,这一切,懊悔都来不及了……